已经延续了近2个月动物实验,灌胃饲养,造模搬笼清洁,今天是最后一天。在暴雨中,我和师妹一起把老鼠运回了明天进行杀死和取材的实验室中。

在半夜回家的路上,第一次感觉很累。也不是身体上的,就是精神很疲倦。想想,也许不光是实验上的,有和师妹的相处中的,也有自己私人生活的烦恼。仅仅在边走边听《乱红》的过程中,细细思考我今年走过的路,一点一滴。感觉像一条急流,匆匆忙忙,飞飞扬扬,直流而下,却罔顾了两岸景色。

这几天确定了执业药师的报名工作,书也买了,10月之前这算是今年的一个重头。接下来在实验室完成数据监测的期间,还要完成另一个撰写并发表论文的重头戏。依然是忙碌的生活,有人说过,忙碌才会充实。我到觉得,有目标的忙碌是充实的,没目标的忙碌就是一支麻醉剂。

我很喜欢做白日梦,早上睡着一直不愿意醒,也是一种麻醉,不愿意回到现实,只是想在明明知道不真实的梦境里多徘徊一阵,获取那一点时间的安宁。真傻,既然都要醒,早早醒了,该面对什么就面什么,人当活得痛快。

所以,我不想如广州这阵阵的暴雨,黑云压顶,绵绵无期;想活个痛快,想活得轻松一点。正是:怒骂嘻笑皆有我,忧愁纠结随风过。

明天,杀老鼠,新生活。